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前首富李河君被警方带走再留一堆烂账:新创办的石农集团面临解散 员工讨薪无门

财经新闻 2023-01-14 12:43:0674斗转星移江湖财经

摘要:曾经因为路线选择失误的李河君,在沉寂多年后,创办了新的企业石农集团,仍然坚持薄膜路线,试图重新收回失地。而李河君“失联”之后,其新创办的石农集团已经宣告解散,1月12日,记者实探石农集团在北京的办公地,发现公司已大门紧锁,人去楼空,上百名员工仍在讨薪的路上,供应商和客户也被牵连了一大波人。

前首富李河君被警方带走后再留一堆烂账:新创办的石农集团面临解散,公司人去楼空,员工讨薪无门

资料图,2019年,李河君在汉能私有化回A答谢会上接受媒体采访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陆肖肖 北京报道

近日,曾经的首富、汉能集团创始人李河君被锦州警方带走的消息甚嚣尘上,称其被警方带走并协助调查的原因为锦州银行的债务问题。记者多次拨打锦州市公安局、锦州银行方面的电话,均无人接听,但随后记者从多名石农集团员工、汉能前高管口中证实了这一消息。

曾经因为路线选择失误的李河君,在沉寂多年后,创办了新的企业石农集团,仍然坚持薄膜路线,试图重新收回失地。而李河君“失联”之后,其新创办的石农集团已经宣告解散,1月12日在工作时间,记者实探石农集团在北京的办公地,发现公司已大门紧锁,人去楼空,上百名员工仍在讨薪的路上,供应商和客户也被牵连了一大波人。

前首富李河君被警方带走后再留一堆烂账:新创办的石农集团面临解散,公司人去楼空,员工讨薪无门

石农集团办公地大门紧闭,人去楼空。陆肖肖/摄

新公司停滞,员工大规模讨薪

多年前,光伏行业的首富李河君风光无限,但由于路线选择失误,从港股私有化退市,回A失败等因素,汉能大厦倾覆,李河君也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多年后,李河君又将薄膜梦投注于新公司石农集团。然而,新的事业版图还未展开,就随着李河君的“失联”宣告失败。

石农集团的业务和产品同汉能如出一辙。石农集团的官网显示,公司重组于2020年,聚焦薄膜太阳能技术与应用,旗下多家独角兽公司,分别专注于以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技术、高效砷化镓薄膜太阳能技术为基础的多元化薄膜太阳能应用产品和综合解决方案。

前首富李河君被警方带走后再留一堆烂账:新创办的石农集团面临解散,公司人去楼空,员工讨薪无门

石农集团办公地大门紧闭,人去楼空。陆肖肖/摄

石农集团公司员工表示,石农集团的职能部门很多是汉能的老员工。石农集团从2022年10月份开始大批量招人,北京公司已经有一百多人,直接复制之前汉能的产品,主要销售汉瓦汉墙,相当于李河君又换了一个马甲重新开始。

石农集团员工林力(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石农集团画饼画的好,给大家承诺高薪,很多人就入职了。入职培训时,李河君还讲过话,我们对他的印象还不错,说的非常好,毕竟做过首富,格局很大,但没想到这么不靠谱,把大家都给坑了。”

“12月23日,当时我还在外面见客户,部门领导召开紧急会议,说公司出现一些变故,账上没钱了,大家做好心理准备。12月24日就收到了人力的社保减员的通知,即被告知公司的社保只给上到11月,12月30日收到了公司人力发来的解除劳动合同同意书,我们的劳动合同是和华宏佳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签的。我目前涉及到的工资加报销等费用大约是3万元。”

前首富李河君被警方带走后再留一堆烂账:新创办的石农集团面临解散,公司人去楼空,员工讨薪无门

员工收到的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受访者供图

在记者加入的维权群里,讨薪员工已近一百人。“大家都很气愤,感觉上当受骗了。”林力表示,从11月份入职,到12月底解聘,公司一分钱没发过,然后因为开发客户、推广产品,自己还贴进去很多业务招待费。公司解散的事情,没有人给大家任何解释,没有任何说法。”

石农集团员工李静(化名)也面临同样的遭遇,她向记者表示,“从12月25日开始,单位开会说李河君由于之前的事情被警方带走,公司停滞,但人力始终没有联系我离职,公司也不再给交保险,也不给发工资,个人涉及的资金大概在六万多。我们现在处在一个讨薪无门的状态,没有任何人管这个事情。”

除了员工工资外,石农集团的突然停滞,也造成了上游供货商和签约客户的大量烂账。上述石农集团员工称,目前合作的代工厂已经停工,工厂肯定不会再发货了。汉瓦主要面对C端别墅客户,收了很多定金,涉及金额可能有几十万元,也都没办法退回,很多客户已经报警了。

记者多次拨打石农集团的电话,均无人接听,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汉瓦技术有限公司”的信息在11月29日后,就再未更新过。

两度折戟,李河君还在做薄膜梦

回看李河君的商业之路,善于“讲故事”与“造富”的他,职业生涯也相当的精彩和跌宕起伏。

2002年,汉能投资金安桥水电站,这家电站由于盈利能力超强,年年有几十亿现金流,被称作汉能的“现金奶牛”,成为日后李河君大举扩张的重要砝码。李河君也凭借着超高的融资手段,不断从市场上获得巨额资金。押注薄膜太阳能的李河君,先后在国内大举扩张,据此前媒体报道,汉能在全国的项目遍地开花,投资金额超千亿元。李河君的身家也水涨船高,最高到了1600亿元,登上中国首富宝座。

但2015年,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暴跌,随后遭到香港证监会调查,在连续停牌18个月后,汉能薄膜发电被迫私有化,并在随后抛出了“回A”的计划。但“回A”还未实行,汉能的欠薪门就爆发了,其债务问题再也掩盖不住,最终企业破产。金安桥水电站被反复质押后,曾经的“现金奶牛”也被拍卖还债。

汉能公司前高管徐磊(化名)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李河君应该是还没出来。汉能之前欠锦州银行100多亿,后来还了一些,差点把银行整倒闭了。当时企业破产,债务就成了烂账,汉能的员工当时也被欠薪。”

徐磊表示,“石农集团做的不太好,薄膜那种产品很难做起来,因为转化效率不高,价格还很高,现在晶硅产品是主流,大家都在研究钙钛矿了。薄膜要实现量产需要把产业链打通,把原材料国产化,但中国供应链要培养起来,不是一家企业能完成的事,汉能一个企业很难支撑起来。”

“汉能曾经在早期开发过户用光伏市场,由于公众对光伏产品了解不多,前期依靠地推赚了一些钱,但后期晶硅产品布局户用市场后,汉能的薄膜太阳能转换效率差太多,很快就被挤出市场。李河君的薄膜梦该醒了!造血能力不行,虚的东西太多了,路线选错了,跑的越快,死得越快。”徐磊说。

前首富李河君被警方带走后再留一堆烂账:新创办的石农集团面临解散,公司人去楼空,员工讨薪无门

汉瓦产品,石农集团官网截图

李河君曾经说过,“汉能越不可越之山,最终总能登顶;渡不可渡之河,最终总能达到彼岸。”但其孤注一掷、满怀希冀的薄膜之路还是未能走下去。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向记者表示,“李河君的商业思维强大,还曾做过首富,看他的商业模式、运作思路,肯定是精英级的大咖人物,但在产品趋势不太主流,产品技术不太过硬的情况下,如果太过依靠商业模式、资本操作、产业园招商等,可能会使得产业根基不太稳。”

赌性是一个企业家成功不可或缺的要素,但过度的自信也会令企业走上不归路。祁海珅表示,薄膜产品需要依靠强大的技术研发、升级迭代等,过多依靠买买买或许行不通。李河君作为发电行业的重要人物,在水电之后一直在挑战薄膜技术产品,但有些薄膜产品成本太高、发电衰减快、效率低,占地面积太大等,具有一些缺陷,何况薄膜的产品迭代和设备升级都是需要有长期持续、强大的研发投入和资本投入,才能进入光伏主流市场领域。如果技术路线选错或产品不给力将会是致命性的,仅靠一己之力去挑战行业的发展趋势,难度太大。

一代风云人物,已经失去了镁光灯,只有李河君被抓的消息能吸引看客的目光。“现在行业已经不讨论薄膜的路线了,也不再关心这个人了。”业内人士表示。



Copyright © 2023 新闻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12345678 邮箱:vkrm15@163.com XML地图 网站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