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严厉打击那些所谓‘有背景’的‘政治骗子’!拿捏高官的“政治骗子”是谁?

社会新闻 2023-01-12 09:44:1329斗转星移江湖辣评

有人把自己包装成

领导的干女儿。

作者:田亮

“严厉打击那些所谓‘有背景’的‘政治骗子’。”1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二十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强调。

《环球人物》记者检索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数据库发现,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第一次公开提到“政治骗子”。

谁是“政治骗子”?

“把傅政华拿捏得死死的”

1月7日晚8时,电视专题片《永远吹冲锋号》在央视综合频道开播。第一集《第二个答案》便披露了关于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傅政华案的重要细节。

傅政华曾长期在公安系统任职,2018年3月调任司法部党组副书记、部长,2021年10月被立案审查调查。

中央纪委后续发布的通报中,就有傅政华长期结交多名“政治骗子”的表述。当时人们就在猜想,他结交的那些“政治骗子”是谁,现在水落石出了。

2010年至2017年,经孙力军运作,傅政华先后提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北京市委常委、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等重要职务。随着职务越来越高,傅政华政治野心更加膨胀,妄图攫取更大的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

这时,北京市公安局退休干部石晓春看透了他的心思。石晓春和傅政华已相识几十年,这多少也让傅政华放松了警惕。

2018年,石晓春便找机会“编了一点小故事,忽悠了一下”,向傅政华吹嘘自己有特殊门路,能帮他“搭天线”谋升迁,傅政华立即热情贴靠,主动称兄道弟。

结果,不仅石晓春没有帮傅政华搭上“天线”,被谎言吊住胃口的傅政华,反倒利用职权为石晓春及其关系人办事、站台。

傅政华结交的另一个“政治骗子”,居然成功地蒙骗了他长达20年。

2003年左右,傅政华开始和一个叫李全的人频繁往来。这个人只有中专学历,能说会道,把自己包装成一个专家学者,还是领导同志身边的高级智囊,傅政华信以为真。

“看到我的职务提升,他就编造了更大的谎言,然后用这个诱惑,牵着我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反过来我给他办了好几件事。”傅政华说。

就这样,傅政华帮助李全推动有关土地开发项目、协调解决经济纠纷诉讼,还帮李全亲属到银行工作。本想利用别人,结果反被人利用。

对此,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十一监督检查室副主任李永红分析道:“他为什么能够被李全拿捏控制?本质上就是政治野心膨胀,急于上位,权欲炽盛,这一点也被李全看得清清楚楚。也更因为如此,李全才把傅政华拿捏得死死的。”

2022年9月22日,傅政华因犯受贿罪和徇私枉法罪,被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对傅政华受贿犯罪所得及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黄兴国“甘愿被围猎”

2008年,刚由天津代市长转为市长的黄兴国,认识了一个叫荆毅的人。此人在天津混得风生水起,多名干部把他奉为座上宾。黄兴国也和他来往起来。

据荆毅回忆,他觉得“跟领导认识了,好多事都方便”。为了接近黄兴国,荆毅开始施展话术。

2013年的一天,荆毅对黄兴国说:“上面的领导对你印象挺好的,可能你很快就要当市委书记了。”这句话让黄兴国开始感到一些蹊跷。

“那个时候,我们的市委书记刚刚到天津来,时间不长,我感到这个话里就有问题了。”黄兴国说。

于是,黄兴国让相关部门暗地里对荆毅进行了调查,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他本是天津市河西区一名普通市民,却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有来头的神秘人物。

不过,黄兴国没有向组织报告,而是装作全不知情,偶尔还和荆毅见见面。

“轻信这些人,还跟他保持一种交往,政治上太不清醒了。而且后来我知道他可能是骗子时,又没有向组织报告,政治上就有严重问题了。”黄兴国说。

对此,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对《环球人物》记者分析道:“有时候领导干部有了迷信或者上了贼船下不来的心态,抱有一定的侥幸心理,对未来还有一些遐想。这种情况下,他就甘愿被围猎。”

2016年6月,中央第三巡视组进驻天津市开展巡视“回头看”。巡视组在和天津有关领导干部谈话时,了解到一个信息:杨栋梁落马后,牵连出荆毅这个“政治骗子”,有关部门已将他拘捕。巡视组便找到了荆毅,捋清了黄兴国和荆毅的关系。

2017年9月,黄兴国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

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中央第三巡视组对甘肃开展巡视“回头看”,又发现了一个“政治骗子”。

在巡视组进驻甘肃的前一周,甘肃省委原常委、兰州市委原书记虞海燕预感自己“要出问题了”。为此,他做了一系列应对的准备,甚至找到当地一名自称在中央纪委工作过的退休警察,自己和妻子一起去“培训”,演练如何对抗调查。

专案组对此进行了调查,发现虞海燕找的人只是兰州市公安局的一名普通退休干部。

很多“政治骗子”连名字都是假的。

2019年3月,安徽省滁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管委会原主任盛必龙担心自己被查,找到自称是“中央党校教授”的陈岩,请他帮忙找人托关系询问情况。陈岩表示在北京找人办事需要费用,向盛必龙骗取钱财。

事后调查结果显示,盛必龙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960余万元。2018-2019年,他把其中的260万元转送给陈岩。

这个骗子把自己包装得严严实实,盛必龙竟没有发现根本没有陈岩这个人,跟他交往的是一个姓程的人。盛必龙甚至在被留置前三天,还在向骗子求助。

有的领导干部不仅没发现骗子的真实身份,被骗之后还变得更加“硬气”了。

山西省原副省长、省公安厅原厅长刘新云,曾在山东任职长达30余年,其间曾遇到一个自称和某中央高层亲属关系密切的骗子。这个骗子称能在时机成熟时帮忙引荐认识该亲属,让其在仕途上更进一步。

·2022年1月,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刘新云案。

刘新云信以为真。2018年到山西任职后,他还曾公开吹嘘他认识某中央高层的亲属,开会时经常故意闪烁其词,有意人为制造他“后台很硬的舆论”。

2021年4月,刘新云被查。后续通报中称,其“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热衷政治投机,造成恶劣政治影响”。

有的人遭遇“黑吃黑”

“政治骗子”往往善于伪装。“他们总是夸大其词,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具有特殊身份的人,比如认识‘海’里的人;或说成是某大领导的私生女、干女儿、干儿子或远房亲戚等,掌握了特殊的政治稀缺资源。通过这种吹牛伪装的方式,穿上一个马甲瞒天过海。这是一种常见的方式。”庄德水说。

中国地震灾害防御中心原职员张燕翔曾自称是中国地震局前局长之子,可以帮人调动工作,甚至进公安局“捞人”。而中国地震局人事处出具的证明显示,经查阅该单位那位已故前局长的档案,“未查到记载张燕翔为其子的相关材料”。

四川姑娘何清帆因长得像动画片《小公主苏菲亚》里的公主角色,被称为“公主”。她把自己包装成高级干部的干女儿。

有人曾回忆第一次见到何清帆时的印象:“一见面,我知道我找对人了。”她话不多,穿一身名牌,言语中透露着她跟领导很熟。

“我经常去北京,像钓鱼台、人民大会堂。我去这些地方的时候,就拍了照发朋友圈。可能也是这些原因,别人也觉得我在北京有关系。”何清帆说。

事实上,她是“从农村出来的,也没有什么学历”。

凭借假身份,何清帆利用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原局长涂力军和昆明市政府原副秘书长肖为民的关系,承揽了多个项目,合同总金额达数亿元。2019年初,她被昆明市纪委监委采取留置措施。

在李永红看来,闹剧的关键不在于骗术的高明或拙劣与否,而在于领导干部不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官迷心窍、丧失理智、利令智昏,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受骗。

“我们说无欲则刚,有些领导干部心中有权力的欲望,就很有可能给骗子趁虚而入的机会。骗子恰恰是抓住了这些官员急于上位的心理而采取行动。领导干部一旦被迷惑,就容易丧失最基本的判断力,分不清到底是不是骗子。他们的心态已经畸形了。”庄德水说。

正因如此,虞海燕在专案组调查完以后才知道他求助的人的真实身份。“听了以后,我都觉得丢人。”虞海燕说。

“有些‘政治骗子’是社会上的人,党内法规处理不了他们,可以采取法律方式起诉他们。可尴尬的地方在于,被骗的人又不敢告发,因为自己被骗的钱本身就来路不明。所以有些干部只能忍气吞声,甚至给骗子封口费,所以就出现了‘黑吃黑’。”庄德水说。

至于怎样打击和防范这种现象,庄德水认为可以从三方面入手。

第一,苍蝇不盯没缝的蛋,要强化领导干部自身的理想信念,使之能够增强在大是大非面前的政治判断力,不投机钻营,真正用实干、业绩来取得组织和人民群众的信任。

第二,有的干部对组织的干部考察锻炼机制不太了解,给了骗子可乘之机。可以多树立些标杆,让大家看见什么样的领导干部能够被提拔上来,什么样的人得不到提拔。

第三,严厉惩处“政治骗子”,净化社会生态,使那些想成为“政治骗子”的人能够放弃这样的想法。

“近年来,与‘政治骗子’相关的典型案例比较多。结交‘政治骗子’容易形成政治腐败网络,甚至出现拉帮结派、结党营私,问题就大了。现在强调严厉打击‘政治骗子’扣住了当前新的反腐败趋向。”庄德水说。

部分资料来源:央视、《中国新闻周刊》、云南广播电视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等。


Copyright © 2023 新闻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12345678 邮箱:vkrm15@163.com XML地图 网站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