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广西一服刑人员死亡:监狱称犯心脏病,监控视频却曝光残酷真相

社会新闻 2023-02-04 10:55:4280凤凰资讯斗转星移

2022年9月6日,在广西西江监狱服刑的46岁陈超在狱中死亡。事发后,监狱方面与家属商讨了两个救济方案,家属均没有同意。家属方面称,应该追究监狱方面的相关责任。

陈超的姐姐陈芳(化名)近日向记者称,陈超死亡后,家属在未看到完整监控视频前,曾多次被监狱方面告知,陈超系心脏病死亡。之后在广西贵城地区检察院的介入下,陈超的家属看到了完整的监控视频。陈芳说,监控视频显示,2022年8月30日至9月6日,陈超长时间遭到至少两名在押犯人的殴打。死亡当天,陈超也遭到长时间殴打。

广西贵城地区检察院作出的《被监管人死亡检察情况通知书》。本文图片 受访者 供图

2022年10月,广东中一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鉴定意见书显示,陈超系外力作用(如扼颈、捂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同年10月,广西贵城地区检察院出具《被监管人死亡检察情况通知书》显示,陈超于2022年9月6日被西江监狱其他被监管人伤害,经西江监狱医院以及贵港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属于非正常死亡。

2023年2月3日,西江监狱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陈超被殴打一事已经立案,会依法处理。至于打架的起因,还在调查中。同时,对于监狱是否存在监管等问题,监狱方面也会自查,都会依法依规进行处理。贵城地区检察院工作人员回复记者称,此事已在依法处理中。

监控显示死者曾遭在押犯人殴打

陈超的姐姐陈芳告诉记者,他们是黑龙江绥化市人,2022年9月6日,家人接到广西西江监狱工作人员的电话,称她在监狱服刑的弟弟陈超没了。

陈超出生于1976年,初中文化。多年来,陈超一直未让家人省心,家人对陈超的事情也知道的不多。据陈芳介绍,18岁时,陈超因打架致人死亡,被判了死缓。服刑多年后,陈超出狱。后来,家人得知陈超又因在云南贩毒,被判了9年。2018年左右,陈超转入广西西江监狱服刑。

陈芳表示,过去,家人会定期去监狱探望陈超。陈超第二次服刑后,家人一度不知情,后面由于路途遥远,探望就变少了一点。2019年9月,家属最后一次探望陈超,当时陈超的身体状况良好。

陈芳称,最初,他们接到西江监狱工作人员的电话时,对方称陈超因“心脏病死亡”,他们也未怀疑。已经70多岁的父母还交待说,要把弟弟的骨灰带回来。

西江监狱位于广西贵港市。从黑龙江赶到广西贵港后,陈芳发现,弟弟的死亡另有隐情。

陈芳称,2022年9月14日,家属赶到广西西江监狱,监狱相关负责人称,陈超系心脏病死亡。此时,遗体表面已经发黑,看不出明显伤痕,他们也未怀疑该说法。之后,家属提出要看相关监控,监狱一直找理由拖延。9月6日,监狱提供了一段一两小时的监控,该监控视频已经剪辑过,但可以看出陈超戴着手铐,在床上翻滚,看上去很难受。家属有所怀疑,提出看完整监控,但监狱“不给看”。

9月17日,陈芳等家属到广西贵城地区检察院沟通。之后,监狱才向家属看了完整的监控。陈芳称,监控视频显示,在2022年8月25日之前,陈超的身体状况看上去是正常的。8月25日,陈超与其他犯人发生争执并遭到殴打,之后陈超被带上手铐脚链,被带去了严管室。8月30日至9月6日,这8天里,陈超遭同房间的两名在押犯人多次殴打,殴打行为多发生在监控的盲区,但可通过一些肢体动作、陈超事后的身体反应等看出来存在殴打行为。监控还显示,一直没有狱警出来制止殴打行为以及对陈超进行救治,陈超戴手铐、解开手铐都是由其他犯人实施的。

陈芳提供的一段监控视频显示,陈超躺在监狱隔离区的床上,两名穿着黄色马甲的男子进来,给陈超戴上手铐,这两名穿黄色马甲的男子疑似服刑人员。陈芳表示,监控视频显示,在陈超被犯人殴打期间,有狱警看见了,但未上前制止。对此,监狱方面事后向家属解释称,当时,由于未上班,狱警无法打开门,没法去制止。

陈超去世当天,也遭到了长时间殴打。

陈芳介绍说,9月6日的室内监控显示,当日凌晨0时32分左右,陈超一直在翻滚,隔几秒有人来窗口看他,但看几秒就走了。5时33分左右,同房间的两名犯人开始殴打,通过敲后心、掰手腕、撅腿、捂嘴、掐脖子,掰牙等来折磨陈超。两名犯人打累了,还坐在床上边看着陈超边笑。5时58分,陈超被拖去监控盲区。室外监控显示,陈超被拖到盲区期间后,有犯人在盲区附近围观,还有人慌慌张张地跑来跑去。6时18分左右,有犯人取来氧气瓶。6时24分,陈超被抬出,此时狱警出来打开门,陈超被送去监狱医院。

鉴定机构:系外力作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据陈芳讲述,家属刚到西江监狱,未看过完整监控视频前,西江监狱一名黄姓工作人员向家属介绍称,陈超的表现不好,身体不好,不爱吃饭。2022年8月25日,因和其他犯人因消费情况发生口角打架而进入严管室。8月30日开始,陈超又和同房间犯人发生冲突,原因是陈超不睡觉,影响了他们休息。9月6日,陈超因心脏病死亡。此外,监狱医院一名张姓负责人也跟家属说,陈超因心脏病猝死。

家属提供的一段录音显示,西江监狱相关工作人员和家属沟通时表示,陈超转入西江监狱后,身体状况比较差,完成生产任务也比较差,没有得到减刑的机会。但陈超的刑期不是很长了,若没有发生意外,2024年就将出狱。监狱医院张姓负责人介绍说,陈超突然出现晕倒,昏迷5分钟就马上送医,后又送往贵港市人民医院,但抢救无效死亡。市医院的出具结果是呼吸心跳骤停,这一般是心源性心脏病引起的。

家属提供的另一段录音显示,西江监狱相关工作人员和家属沟通时表示,要解开家属的疑惑,尸检是最好的方式,具体死因需要经过尸检才能知道,但根据他们的经验,陈超死亡应该是心脏疾病引起的猝死。

司法鉴定显示,陈超系外力作用(如扼颈、捂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2022年10月,广东中一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书在“基本案情”中写道,“2022年9月6日6时30分,其(指陈超)因‘晕倒5分钟’由监区干警急救送入西江监狱医院治疗,急诊查体;患者意识丧失,呼之不应,心跳,呼吸已停止,大动脉博动消失.。经过积极抢救,6时54分罪犯陈超出现自主心跳,无自主呼吸,瞳孔有所缩小,对光反射消失。7时23分贵港市人民医院抢救,8时57分因呼吸心跳骤停(心源性?)在贵港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鉴定意见书显示,陈超系外力作用(如扼颈、捂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同年10月,贵城地区检察院出具《被监管人死亡检察情况通知书》显示,陈超于2022年9月6日被西江监狱其他被监管人伤害,经西江监狱医院以及贵港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属于非正常死亡。

陈芳表示,《被监管人死亡检察情况通知书》出来后,家属与西江监狱沟通,西江监狱认为,陈超系其他犯人殴打致死,已在依法进行处理;根据相关调查结果以及检方的调查结论,监狱方面没有责任。家属对检方作出的“非正常死亡”说法不满,认为其中没有提到监狱的责任,贵城地区检察院回复称没问题。

家属不满意检方作出的“非正常死亡”,申请了复议,检方复议维持了此前作出的调查结论。

家属对上述《被监管人死亡检察情况通知书》申请了复议。2023年1月,贵城区检察院出具的《复议结论通知书》维持了此前作出的调查结论。

陈芳告诉记者,事后,西江监狱相关工作人员跟家属说,对于殴打陈超的犯人,会依法处理;在沟通中,家属了解到,监狱还在调查第三名犯人,据此分析,除了同房间的两名犯人,不排除还有人殴打了陈超。对于陈超被打及死亡一事,监狱认为自身没有责任,可以给予10万元的救济金,若家属不同意,可走法律途径解决,家属没有同意该方案。过了一段时间,监狱方面又表示,可以给予30万元救济金,家属也没有同意。

“陈超被虐待了这么久,不管狱警是否看到过,监狱怎么能说没有责任呢?”陈芳表示,目前,他们已请律师,打算依法维权。

2023年2月3日,西江监狱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对于陈超被殴打一事,已经立案,会依法处理;对于殴打陈超的犯人,会依法处理;至于打架的起因,还在调查中。同时,监狱是否存在监管等问题,监狱方面也会自查,这些都会依法依规进行处理。贵城地区检察院工作人员回复记者称,此事已在依法处理中。



Copyright © 2023 新闻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12345678 邮箱:vkrm15@163.com XML地图 网站模板